云梓栾

一个跨越了次元墙的自S自M.

小胸针,初尝试,非常担心胶粘得不牢。试了试配色,很多珠子配银色都不如金色好看。下次要记得买金色材料。

女王的美颜……

《维多利亚》剧情节奏紧凑,目前看来似乎还不错。然而……

前几集女王屡屡亲自出宫找/让侍从传唤Lord M,真的大丈夫?感觉几乎每个小事件一过去,就能看到女王到处找首相……

而且第四集女王和王子感情进展也太快了点吧!感情线如此突飞猛进真的好尴尬😓

“虽然我的琴声呜咽,但是泪水全无。”

架空古风 【落凤殇歌】试阅
第一章
西凉建国137年,冬。
京城。
如今已是年下,又正值科考临近,赴考学子纷纷入京 ,使得本就繁华的京中更是格外热闹,大街小巷红灯笼挂满,人流拥挤,熙熙攘攘,四处笑语欢声不绝。
一辆马车缓缓驶入京门,径直朝着那京中最负盛名的酒家------醉香坊前行。
醉香坊,是京中近几年崛起的酒楼,菜色极为美味,兼其种类繁多,花样翻新,虽极贵,却是个一掷千金的好地方,乃是权贵子弟最爱去的地方。
即便天气日益寒冷,街巷却仍十分拥挤,那坐在车前的马车夫只得缓缓赶着车,从京门到醉香坊不过不足半个时辰的脚程,却生生走了近一个时辰。
好容易到了醉香坊门前,那车夫利落地翻身下了马车,速度极快,在周遭人们还未看清他的外貌时,便隔了三步之遥对着那车窗恭敬道:“公子,到了。” 见许久无人应声,那驾车人又向前微微侧了侧身子,加大声音道:“公子?”
少顷,车上传来些许少年的唔声,布车帘被自内掀开,一个锦衣人影自上面跳下。那人身着淡蓝翠竹纹锦袍,腰束浅绿色嵌玉带,外罩织锦镶银鼠毛斗篷,领口和衣袖皆绣有金丝,隐隐可见淡淡花纹,一身清贵。
领口之上是一张极清秀的少年面孔,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身量并不算高,但却可看出大家风度来。他面上有隐隐不满,哝咕道:“刚要睡着便被你叫醒,枉本公子奔波一路,竟连个好觉也睡不上。”
接着那驾车人恭敬道:“公子你奔波劳累一路,逛了铺子,吃了糕点,昨儿个又逛了青楼,舟车劳顿一路,我这小小一个车夫本不该日夜兼程致使您浑身乏累,是属下失职。您先进这茶楼喝杯热茶暖暖身子罢。”说罢还恭敬一躬身,态度诚惶诚恐。
少年一时语塞,哼了声,随即大步向醉香楼的正门走去。
到了门前台阶下,他缓缓停下脚步。抬头仰视着上方巨大显目的朱红门匾,上面醉香楼三个大字在冬日阳光下灼灼耀眼,映着高大的楼身,如这一路走来,他所看见的帝京一般繁华。他静立片刻,回头看了看嵌着冬日暖阳的蔚蓝天空,微不可闻地低喃了一句什么,嘴角波动几不可见,旋即转身,毫不犹豫地走向门内。
------要变天了呢。
醉香楼,分为醉香坊和墨茗厅两部分。楼身高达三层,三楼便是近年来京中新起的醉香坊。西凉京城繁华,城内亦不乏佳肴之所,西品楼、天香府等便是其中翘楚。但醉香坊以其南北皆具,菜色正宗,酒水一绝等优势,在京中发展迅速,很快便占了一席之地。
二楼是包厢,价钱高低不齐。一楼便是墨茗厅,方为文人墨客的品茗议事之所,每逢科考时节,偌大的厅内几乎聚尽全西凉才子,三五成群,聚众议事,各抒己见,极为壮观。墨茗厅不同于一般茶厅,更无评书戏剧等消遣之物。不像个茶厅,倒像个给人清净读书的去处。且茶水价格公道,也因而成为西凉文人墨客入京的首选。 她踏进门。
雕刻着精妙花纹的朱红檀木门,得体而不至过于奢靡的风格,与西凉帝京的气度相吻合。
却不知为何,让人眼前浮现出漠北的广阔天地。
眼前光影重叠,记忆铺卷而来,她有些许恍惚。
然而不过是刹那的迷离,眼中已恢复清明。
这个灯火凄迷的世界,却从来不会给你足够的时间迷乱,人们在盛世或战乱中奔走着,朝着各自的目的地奔波。一举一动,牵扯着缘起缘落,世事变化,在尘世中人毫不知晓时,已悄然预定了命中的轨迹,由不得你更改。
“他”一副世家做派,风姿俊秀的公子模样。
身后还跟着个身形修长,书卷气,充当车夫的陪读。
世家公子入京探亲应试的样子,大抵如是。
这在醉香楼已是再普通不过的情形。
少年找了个贴近角落的桌位,两人坐下,旁边不远处的小二赶忙跑过来,衬着张笑脸脆生生问道:“不知客官想点些什么?咱们这儿的茶可是京中一绝……” 声音却被那少年打断,“来两壶清茶。”那小二立刻利索地道了声是,手脚麻利地退下。少年百无聊赖托着腮,眉头微蹙又似在想着什么,半晌眼前一亮对着坐在对面的“陪读”道:“孟洵,光喝茶怪无趣的,好不容易来一回帝京,要不我们……”
话还未说完,却被对面的人打断:“公子,大小姐已经知道你到了。”
无视少年瞬间僵住的面色,孟洵继续开口:“她派人告诉您她在二楼等你,说不定现在已经到了。”
少年面色更僵,片刻哀怨地叹了口气:连个京城都不让逛,本公子会闷死的。”
“大小姐还说,您无需担心在帝京无聊,虽说二小姐身子虚,您也不必日日陪着,隔上三五日来一次便是,不会因此耽误您的功课。”状似无意地看了少年一眼,“凌王府的男儿,功课怎能耽误?”
少年,不,应该说是凌王府旁支的公子凌沅,沉默片刻,颤抖着嘴角问:“她还说别的了没?”
男子摇头:“没有了。”
少年沉默。
此时小二已上了茶,他方才悠悠叹了一口气,“果真是------美人如花隔云端啊。”
……男子的嘴角抽了抽。
少年方抿了口茶,虽好不容易安下了心,一双眼却仍不安分,不住地在人群里扫视。或远或近的文人士子三五成群,或品茗,或议文,气氛热烈却并不让人感觉喧嚷。这大厅装饰古朴,墨香浓郁,较之寻常茶厅却多了几分书香墨色。也难怪成了赴考学子的最佳去处。他这一杯茶方饮尽,却闻得左前方突然热闹起来。
只闻一人高声道:“科举不公!吾不考矣!”
旁边随即又有一人开口似是劝说:“李兄,不可武断,这可是攸关一生……”
先开口的那人打断他的话,“春闱科举乃是家国大事,自古以来历代君王看重十分,怎可让女子参与监考阅卷!这岂不使天下男儿无脸见人!”
旁边那人还想劝阻:“李兄,国法规定不得当众议论朝廷命官……”
那“李兄”声音更大:“我堂堂七尺男儿,敢做敢当!你我苦读数年书,一朝科举,及第与否却要一个女人决定!这岂不为天下男儿所不齿?”
四处寂静了半晌,又一人大喝:“你有何资格议论人家凌昭仪?昭仪大人出身名门,德行端庄,乃我西凉御封朝廷三品官!你我不过一届书生,有何资格忤逆圣意!” 此时那最先开口的男子周遭已立了不少人,人们被方才那男子的大喝震荡得耳膜一颤,一时还未返过神来,又闻身后传来一个带着少年稚嫩的清越嗓音:“一介女儿,照理应是不该插手国事的,更何况春闱之试……”
众人皆回过头去望向声源处,只见那少年锦衣玉带,面庞清秀,他周身笼罩着斜阳的暖光,一时几乎叫人移不开眼。
他此时已脱了斗篷,姿态闲适步下座位,边走边慢悠悠地道:“自古少有妇人涉政,我西凉建国百年,这参与科举阅卷的,凌昭仪更是头一个。”
那李书生赶忙道:“原来这位小公子也同我一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少年没理他,反转向方才出言反驳的那人,“这位公子,敢问名姓?”那身量略宽,脸上微黑的汉子一愣,随即腼腆地笑笑,“我姓姚。”
凌沅向他微微颔首,“姚公子。”又转向那面色不太好的李书生:“这位……李公子。”
他站在那李书生身前,比他矮了一头,却令身前的人感到莫名的压力。
那李书生心头突的一跳,赶忙道:“这位小公子可是京城人?敢问名姓?”尾音还未收完,那少年手里“啪”地甩出把折扇,李书生不由得顿时噤声。只见少年噙笑不语看着他,手中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扇子,那折扇亦是极精巧别致,扇柄上玉石反着光,不知是巧合还是怎的,随着那少年的动作一下一下地晃着他的眼睛。
他一时心中发虚,不知开口说什么好。身旁气氛变得极静,微妙地蔓延至周遭。而那俊俏少年却似没觉察般,仍旧噙笑盯着他,他被看得心中发毛,涨红了脸,一连串浑话几乎破口而出,却又哽在喉中,想起某些不为人知的试探,那背后之人的交代,他硬着头皮扯出些笑意,“这位……”
却又一次被少年打断。
少年似乎对打断他的话上了瘾,巧妙地截住他,“我西凉建国至今已百年有余。”他终于收回视线,转了身,面对几近蜂拥的人们。李书生不禁松了一口气,方才发觉手心已全是冷汗。 少年顿了一下,清声开口:“西凉前身是夜氏天朝的西楚,夜氏天朝一统天下近千年,除却末代数十年诸国不宁,兵荒马乱,九百年一直国泰民安。西凉建国百年,近京之城,旱涝灾害已发不下十次。”他加重了语气,“敢问各位,天朝可曾有过一个掌握春闱阅卷之权的昭仪?”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应:“我虽读史不多, 却也知天朝史上虽有不少女官,亦有过豪杰女将,却从未有人能掌握春闱大权。”
此言一出,众人皆称是。少年脸上笑意更浓几分,明明背着他,却使那李书生心中忽起惊意,猛然警醒------
少年言语更重几分,忽的转身开口:“李公子,你适才那话是何意?凌昭仪乃是御封正三品文职,你既当众议论朝廷大员,按律已犯法!圣旨明言,春闱士子当谦恭礼让!你言语间颇有自视清高之意,此乃不谦!你对正三品官出言嘲讽,此不恭!且不论昭仪出身,单凭你不敬御封之罪,便已足够你死上几回!你还有何话说!?” 李书生霎时面色惨白,颤声开口:“我……”
第三次被打断。
少年不等他辩白,连接开口:“你不敬圣意也便罢了,但你三言两语之间,又对昭仪是自古以来第一个涉事春闱的女官之事颇有微词,那我且问你,按你所说,天朝九百年亦未有此,而西凉不过区区一百年便如此,岂不是说当今圣上不如天朝?岂不是怨西凉统治不如天朝?岂不是……有怀古之意?!”
人群一片哗然,李书生面如土色跪伏在地,凌沅声音陡然低下来:“昭仪幼时管理王府,十四参政,如今不过几年便已至三品,试问有几个男儿能做到?你即便记恨不服,却也不该被猪油蒙了心,出言不逊。为读书人者,当萃取书中精华,修身养性,德行兼备。你如此已犯了大忌,恕我一言,还是不要参加春闱罢。”
众人皆未料他言语转折,那李书生更是僵在当场。凌沅示意孟洵上前将他扶起,负手轻轻浅浅步出人群,走向一旁的楼梯,在步上第二级阶梯时悠悠一叹,却是无话,径自向上走去。
傍晚。
半个时辰前还是斜阳暖照的光景,转瞬已寒风凛冽,很快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在寒风呼啸下乱舞着飞扬着跌跌撞撞着,映着渐变成灰蓝色的天空,竟是要下大雪的样子。路上行人亦是在极短时间内,从拥挤不堪变为三三两两,全然不见方才的车马水龙,街巷顿时变得萧索。
人之善变更甚于天。
醉香楼内。
墨茗厅。
李书生刚在众目睽睽下被少年那般斥责,脸面早已丢到了九霄云外,此刻忙付清了茶水钱和住宿费,急急忙忙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不料刚走到门口,便见门外雪花片片纷飞,生生阻住了他。他去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得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等雪变小。谁知这雪一下起来便了无停意,还隐隐有下大的趋势,他险些破口大骂,却又哽在喉管,不得不咽下去。
此时二楼的一间雅间中。
一女子身着蓝底白纹的挑丝雁穿云霏广袖锦衣,半倚在小桌上看着书卷。身后四个仆婢静立,她不时伸手翻动书简,袖口隐隐银色云纹,与凌沅袖口的金纹形状相仿。眉眼不似京中寻常小姐般细软,双眉修长如黛,眼似秋水无波,红唇微抿,整个人意外地在微微疏离之中带着温婉,却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其身份显而易见。
______当今朝中唯一官拜三品的女官、此次春闱的考官之一、偌大王府的掌权人、被誉为巾帼的凌王府端敏郡主。
凌雪澜。 雪愈来愈大。
如果抬头望天,你会发现刚刚还湛蓝的天此刻已彻底蜕变成灰白,若是认真向上望去,还可以在大雪掩映下在缝隙中寻得一点蓝色的余味。
只是那终将被吞没。
装潢精致典雅的室内,凌雪澜已站起身,她从容步行至窗下,掀开上面质地柔软的布料,一言不发地站在窗前看着窗外不足以称为美好的景致。尽管景致不尽如人意,然而她所处的位置却无疑是最好的观察点,可以把近半条街道上一切事物都一览无余。
静立片刻,她淡声开口,“我不认为有比这里更好的观景地。”
而她这话落下后,四处却毫无半点回应。
半晌,她继续开口,更像是自言自语般地,“也是,只要脑子足够呆愣,恐怕星星都可以当作月亮来看,更何况在廊道中看出雪景来。”仍是极淡的语调,却硬生生将门外人逼了进来。
【咳咳,或许凌氏的子孙天生就开了扮猪吃老虎方面的外挂吧。】(真相帝乱入)
且说那门外人这当儿终于进了门,凌雪澜背向他冷哼出声,“你还知道回来。”
而那俊俏少年看起来模样十分委屈地出声,“阿姐~”
见她不答话,方又凄凄惨惨地开口,“人家想你了,不远万里不辞辛劳地来京城看你,你却对我如此冷言嘲讽……”
凌雪澜终于受不了地开口,然而她这样子却更像是被气笑,“知道回来就好,少给我卖乖。”
少年撇了撇嘴,眼眶泛红,“本来人家就是因为想你,这才舍得来这乌烟瘴气的战场,可谁知你却……”
凌雪澜深吸一口气,顺手抓起小桌上的书简向他砸去,少年单手准确地接住这以诡异抛物线划过来的物体以避免自己的锦衣被它略锋利的边角划破,顺带发言一句:“哦,或许把‘人家’换成‘奴家’会更合适。” 昭仪大人用上了面对朝中那些个老东西的修养,迫使自己沉住气,笑得愈发动人,颇有些咬牙切齿意味地阴声开口:“你这几年在外面都学了些什么?”
而那挑起事端的人儿无辜地扁扁嘴,扳着手指一副认真的模样:“唔……逛窑子,泡青楼,拜访名伶……”
又一卷书简险险擦过。
昭仪大人黑着脸:“凌!月!漪!”
被叫出本名的人儿总算收起那副不正经的样子,老老实实答道:“还不都是为了训练嘛……风月之地鱼龙混杂,不过也比呆在这繁华的垃圾场强多了。若不是不得已,我才懒得回来。”说罢看了看自己手里拈着的两卷刚被迫作为凶器的书简,啧道:“昭仪大人果真公务繁忙,怪不得方才一见我就动气……咦?朝中事宜?女国来使?”
她满脸讶然望着凌雪澜:“女国作为降国,几乎年年都有使臣来京,照理说并非什么重大事件,让人住了驿馆好生待了便是。只是……”她一脸凝重:“这等事宜本不该交给你,况且你还要负责春闱应试等诸多事宜……难不成,他怀疑你,想试探你?”
那个“他”,除了当今圣上,不作他想。
凌雪澜嘴角微挑,面容溢上满意之色,“心思未曾退步,只是尚不够成熟。”她纤手执起小桌上青色雕花的小巧茶壶不紧不慢地为自己斟了杯茶,拿在手中并不急着动作,而是以不足以让杯中水洒出的弧度轻缓摇动着茶杯,像是怕杯中水温过热,茶杯中随着她的行为缓缓溢出白气,一片雾色氤氲中隐约可见她收起方才一直在茶杯上停留的视线,抬起头示意对面的人儿:“继续说。”
经她这一缓和,凌月漪亦冷静下来,声线略微低沉了些,微微蹙眉道:“若要我说,此次他让你插手此事定有目的。这令下得不寻常,若说缘由,第一,便要从近日发生的事情说起。上月你对外散布凌月漪身子渐好的消息以来,接着上书请让小沅回京,既是借此为‘我’病好冲冲喜,亦算是给他扣上了半顶‘凌王府未来继承人’的帽子。说他不心生疑虑,没人会信。接着你为表衷心推去了到手的大功。即便他仍心存顾忌,那么接下来他明令让你涉足科举,这番举动已将你,不,是凌王府推向了风口浪尖,亦达到了试探的目的。若将女国事宜加于你,实在无甚动机可言。”
她抬眸看向凌雪澜,“……近日我的人也很安分,如此说来,问题便不是出在我们身上,而是……”对方嘴角笑意加深,轻轻开口:“女国。” 凌月漪不禁皱眉,为自己的这个猜测被对方证实而莫名有些烦躁,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着手中书简,不确定地开口,“女国一向安分,最近亦未有什么动作……”
凌雪澜淡淡开口:“女国的确安分,准确来说,是女国来使不一般。”
凌月漪眉头皱得愈深:“女国来使,女国来使……”半晌眼前一亮:“难道是云止?”
凌雪澜摇头:“并非。”见她还要继续思索,忙无奈地弹了弹她的额头,“别胡思乱想了。”手指柔和地抚平凌月漪紧皱的眉头,道:“总之啊,是个不寻常的人呢。过些日子上元宫宴,你便能见到了。”语罢,将凌月漪手中紧攥的书简拿开递给迎上来的婢女,转而塞给她一杯茶。见她接过,凌雪澜心情颇好地点点头,随即步出门外。
凌月漪一怔,啜了口手中的清茶,味道苦中微甘,似曾相识。水温清凉得恰到好处,她心头一暖,整杯饮尽,也走出房门。